德清,有个庾村

发布时间:2021-07-24 18:40 作者:未知

uu“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……”唐代德清籍诗人孟郊的一首《游子吟》传诵至今,不仅呼唤着越来越多的德清人回归故里,也吸引着各地的文化人士来德清安家,开创文化事业, 看,高铁居然才开了十一分钟, 这就了?也太神速了吧?平时上班也得比这翻几倍时间呀!uu环顾四周被霏霏细雨洗得苍翠欲滴的青山,绿色的空气混合着树脂清冽的淡香沁入心肺,舒缓和清爽从全身流淌而过,幽静和安宁扑面而来, uu我不由地一个念头:也许,可以到德清,安一个家?uu以前多次到德清,皆因莫干山, 每次来总是直接上山,急不可耐地想在绿色的竹海里穿行,在一栋栋民国时期的老别墅里徜徉,太原,从未留意过匍匐在莫干山脚下的村庄,更未打量过静卧在莫干山必经之路上的庾村, 连绵,山岚欲滴,绿色的海洋荡漾出波浪的层次,翠绿、浅绿、深绿,间或也会夹杂各种不同的植物和年代久远的老树,嫩黄、深红、淡褐,山中灵泉流水淙淙,天上白云朵朵飘悠……这一切汇成斑斓立体的油画,营造出“清、静、绿、凉”的独特意境,让你身陷其中,醉而忘返, uu大诗人杜甫曾有诗句:“庾信文章老更成,凌云健笔意纵横, 诗中的“庾信”,是南北朝时期的大文学家,而这一文脉又可以上溯到庾信的祖先, 他的庾易,才高八斗,却隐居不仕;父亲庾肩吾,曾在南梁为官,是当时著名文学家, 氏家族一脉曾聚居于此地,庾村也因此而得名, 现在,这个老车站已经为“莫干山交通历史馆”,这个称谓和命名,表明了庾村和莫干山的深切关系, 展示了年以来从上海到莫干山的交通变迁,涵盖珍贵的图片、历史文献等资料,是个值得去看一看的好地方, 在这里你会发现,在前交通极为落后情况下,莫干山却依然成为令人向往的风景胜地, uu,这样有深厚文气浸淫、藏匿着春秋历史的庾村,作为莫干山的门户,多少年来却因为其内敛和低调,一直被人忽略,与纷至沓来登临这座名山的游客擦肩而过,很少有人停下匆匆的脚步,细细打量一下这个不起眼的地方,听它讲述自己的岁月故事, 村是自信的、云淡风轻的、处之泰然的, 庾村又绝不是落伍的,它的格局和气度显出一种高远和博大, uu的感觉,在一个名叫费美珍的女子身上,体悟得格外真切, 这座楼历经近百年,古树的年轮、石头的沧桑、屋宇的老旧、砖墙的斑驳……早些年曾经在媒体上看到过一篇文章,列举一些正在濒临消亡的中国私家藏书楼,好像也提及文治藏书楼, uu美珍就是在我们踏进藏书楼的那一刻出现的, uu这是一个在人群中很难让你留驻的中年女子,相貌平常、衣着普通,一下子打动我的,是她好听的嗓音, uu美珍是德清本地人,让我没想到的是,她既没有文化人的家学渊源,也不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女性,而是一位土生土长的农民, 当同去的在繁重的体力劳动后只会流泪想家时,费美珍却睁大了求知欲渴的眼睛,海绵一样吸吮着扑面而来的各种信息和知识, 当别人都羡慕和她的能干时,她却很清楚地知道,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, 当她的目光和藏书票相遇时,擦出的火花点燃了她的心, 她来到山脚下的庾村,租下见证过历史风云的“文治藏书楼”,她要在这座百年书香之气浸淫的藏书楼里,开办一个藏书票馆, 一本书的藏书票,彰显一个家族或一个人身份的徽章般重要, 美珍虽然对版画没有什么研究,但因为有了办藏书票馆的梦想,她很快就通过自己灵敏的艺术触角,结识了中国美院版画系的陆放教授,并向他倾吐了自己想在庾村的文治藏书楼办藏书票馆的梦想, uu久,费美珍精心筹措的“陆放版画藏书票馆”在庾村的文治藏书楼如期开馆,一幅幅精美的藏书票,或人物、或山水、或花鸟鱼虫、或戏曲脸谱……无不散发出艺术的魅力, uu“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……”唐代德清籍诗人孟郊的一首《游子吟》传诵至今,不仅呼唤着越来越多的德清人回归故里,也吸引着各地的文化人士来德清安家,开创文化事业, 美珍不过是德清庾村众多文化创业者中的普通一员
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

友情链接YOU QING LIAN JIE

Copyright © 2019-2022 www.gsicpa.org.cn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