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没听说过的说书

发布时间:2021-11-26 23:40 作者:未知

佳县说书是西北地区十分重要的曲艺说书形式,主要流行于陕西省北部的延安和榆林等地。最初是由穷苦盲人运用陕北的民歌小调演唱一些传说故事,后来吸收眉户、秦腔及道情和信天游的曲调,逐步形成为说唱表演长篇故事的说书形式。过去均为盲人演唱。表演形式为一人自弹自唱,伴奏乐器为三弦或琵琶,此外,还有绑在小腿上的,以两块木板制成的甩板,和绑在手腕上的,称嘛喳喳的一串小木板,这是作为打节奏用的。 佳县说书的演唱形式是由艺人手持三弦或琵琶自弹自唱,说唱相间,分为三弦书与琵琶书两种。后经民间艺人韩起祥等人改革,一人可同时操5种乐器伴奏:大三弦或琵琶、梆子、耍板、名叫麻喳喳的击节木片、小锣或钹。陕北说书唱词通俗流畅,有浓郁的地方特色,一般采用五字句或七字句,但又不受字数的局限。曲调激扬粗犷,富于变化,素有九腔十八调之称。常用的有单音调、双音调、西凉调、山东腔、平调、哭调、对对调、武调等。

说书艺人善于运用各种不同的曲调来描摹人物形象,表现人物的情绪。陕北说书的传统书目很多,长篇书目有《花柳记》、《摇钱记》、《观灯记》、《雕翎扇》等;短段有张七姐下凡等。

韩起祥从40年代初便开始配合革命斗争编演新书,几十年来创作了《王丕勤走南路》、《刘巧团圆》、《翻身记》、《宜川大胜利》、《我给毛主席说书》等几十种作品。

改编的现代书目有《王贵与李香香》、《雷锋参军》等。佳县说书在发展中形成了许多不同的流派和演唱风格,有影响的说书艺人还有刘绪旺、党福祥、王进考等。

佳县说书历史悠久,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距今三千多年的西周时代。秦汉时,在宫廷已有了管理说书的稗官,这是皇帝专门设立用来搜集民间街谈巷语、里巷风俗官职。另外有以滑稽取乐职业艺人叫俳优侏儒。

1957年四川成都市郊的一座汉墓中出土了一个汉代说书佣,它袒露上身,左臂掖鼓,右手握锤欲击,张口垂目,神态自若正在说讲有趣的故事。说明在两千多年前扬州说书就很盛行。至宋代通俗说唱统称淘真,大抵说宋时,盖汴京遗俗。

清代说书形式较为普遍,清同治、光绪年间,曼殊、震钧《天咫偶闻》卷载:旧日鼓词有所谓子弟书者,始初于八旗子弟,其词雅驯其声和缓。

榆林府志中对于说书亦有这样的文字记载:清朝康熙年间,这里便有刘弟说传奇颇靡靡可听韶音飞畅,殊有风情。不即江南之柳敬亭乎。再次说明了在二百年前,陕北说书艺术发展已达到较高艺术水平。 佳县说书的传统表演形式是艺人采用陕北方音,手持三弦或琵琶自弹自唱、说唱相间地叙述故事。根据伴奏乐器的不同,或称之为三弦书,或称之为琵琶书。

到20世纪三四十年代,陕北说书在著名艺人韩起祥等的改造下,发展成一人同时操用大三弦(或琵琶)、梆子、耍板、名叫麻喳喳的击节木片和小锣(或钹)五种乐器进行伴奏的曲艺说书形式。

佳县说书的唱词通俗流畅,有浓郁的地方特色;曲调比较丰富,风格激扬粗犷,佳县说书书词的曲调很多。

除了艺人们特有的开场白或特定的唱词外,几乎不加任何限制,可以由艺人任意发挥。好的民间艺人,在唱词中大量引用陕北民歌、陕北道情、陕北秧歌剧、陕北碗碗腔,甚至秦腔、眉户、蒲剧、晋剧、京剧的曲调,说得上是集各种唱腔于一炉,加以冶炼,然后形成一种别具一格的唱词。

在陕北每逢过庙会、祭祖、过生日、做满月或喜庆佳节都会请说书的前来助兴。说书一般由盲人手弹三弦,腿绑甩板,也有说书人击鼓打板,另一人弹弦相辅。

如今说书已经不在是盲人的专场了,一些年轻人也加入进来了,他们三五人组成一队,有男有女,有唱有说,配上现代器乐,走村窜户。

在陕北的大型庙会上你常常能看到他们的身影。华灯初上时,男男女女的村民们就相聚而来,里三层外三层地围在说书人周围,这时醒木一响,三弦拨动,鼓声咚咚,方言开篇,唱词娓娓吟来,顿时里里外外鸦雀无声。

国家非常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,2006年5月20日,该曲艺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

友情链接YOU QING LIAN JIE

咨询/合作/酒店/跟团/(微信同号):13007836526       QQ:2733692835

Copyright © 2019-2022 www.gsicpa.org.cn 版权所有